手动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动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电信行业结构上是有缺陷的

发布时间:2020-02-11 06:54:26 阅读: 来源:手动阀厂家

电话资费一直是采取“定价”模式,而数据资费天生是“竞价”模式,一个是计划经济,一个是市场经济,价格出现双轨制。这样,一个正常的逻辑问题必然跃然纸上:当分组话音完全可以替代电路话音时,定价模式还能支撑多久?

7年来,数据对话音的超越一刻没有停止,总体话音收入不升反降,开始是固定话音收入降低,现在移动话音收入也开始不升反降。目前,“话音”收入仍在大多数运营商中维持在业务收入的65%~80%,仍是电信运营的主要收入支撑。但依靠话音收入已不能让运营商过得更好。“话音收入”成了一把悬挂在传统运营商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剑。

电信是结构上有缺陷的行业

拉里·博西迪在其《转型》一书中,把电信业归结为“结构上有缺陷的行业”。所谓结构性是指这些行业所面临的问题没有明显的解决办法。而在“这些行业里的公司,从长期的角度看都无力赚取足够的钱来获得经济上的成功,无论他们的战略有多么高明、执行起来有多么认真。因为他们所在的行业的商业模式已经失败,无法修复。”

首先从话音的定价开始。话音收入至今还是基于“定价”模型的,早期制定电信价格是与成本挂钩的,话费是成本的函数。它与各国管制、税收、网间结算(汇率)、投资回报、运营成本及相关扶持政策、CPI与GDP等有关。近30年里,随着摩尔定律和互联网技术的进步,每用户电话网成本是原先的1/100,但各国话音的价格基本上不降,有些国家甚至还有所上升。事实背后的原因是明显的,即:话音的价格已经脱离了成本。

同时,整个电信业,相比信息消费和互联网领域,总从业人员一直在不断减少。但连接的逐渐饱和,剩余产能、固定的劳动力和遗留成本、过时的监管政策、过度的管制保护以及“回报条件低得很不现实”的竞争对手的行为等阻碍了原本就缺乏后劲的电信业发展,甚至情况越来越严重,而且找不到根本的消除办法。还有一个问题是,电话通信已经进化到信息通信范畴,而信息通信的商业模式还处于初级阶段,信息消费使得很多传统行业的商业规则都遭到了破坏。“定价”政策是保持话音收入高高在上的根本原因,话音收入在世界各国,都有着很浓的“计划经济”基因。而这种“计划经济”模式是与“互联网经济”模式不可协调的。

如果话音价格是和成本挂钩的,如果话音和数据采用相同的定价体系,如果技术进步同时作用于电话设备和数据设备,如果管制是开放、与时俱进而不是过度保护的,也许达摩克利斯剑早就掉下来了,也许电信业也完成了转型,上述结构性问题也可得到解决,但这些至今还只是“如果”,还需要验证。

感性经验告诉我们,“连接”时代,每一条电路(如LocalLoop),都有着明确的投资回报公式。而大信息消费时代,首先需要的是在连接基础上的“带宽”,因为没有带宽,就没有业务,更无从谈起业务的体验,ISDN和拨号上网的短命就是最好的证明。

政府与传统电信运营的博弈

由于电话在130多年的历史中一直是基于定价的,而且电信网普遍被当做国家基础设施,绝大多数运营商初期都是国家投资的,因此,计划经济的烙印至今还存在。

多年来的大量甚至是过度投资,“电话线”业务已经基本饱和,随着政府的开放和鼓励竞争,铜缆、光纤接入到千家万户,有线电视公司也在争夺客户,手机电话呈爆炸式增长,甚至局域网、互联网、电力公司等也都在争夺电话客户。所有的电信公司都意识到这种威胁,感受到来自这些竞争者的压力,他们抱怨说,已经赚不到能够还本的收入了。

万一话音不再享受“定价”保护,运营商拿什么来支撑今天的好日子?这把达摩克利斯剑什么时候掉下来?全PS(变成分组体系)了,成本的秘密必然昭然若揭,“达摩克利斯剑”掉下来的时代是什么样子?这些都是传统运营商及行业市场最关心和最迫切需要解决的。

运营商的话音收入有一个底线,这是所有传统运营商的生死线,而目前的话音收入在大多数运营商中都快要接近这个底线,如果一旦突破,所有运营商的财政就恶化,所挣难以维持其基本生计,所以要提前做好跨越“底线”的准备。各国政府一直在限制话费的下降,帮助运营商守住话音的底线,以防止电信受互联网较大的冲击。各国实践证明,这是一种错误的选择。

政府在这个过程中一直扮演一种尴尬角色。因为绝大多数运营商都是政府投资,所以政府希望维持话音的定价性收入,但这样一来,竞争趋于封闭,市场难以开放,国家信息化受到垄断的制约。一方面,政府希望开放市场和竞争,繁荣信息消费,促进数字媒体娱乐(DME)产业的发展,增强信息化对工业化的推动力,推动软件与服务行业的进步,减少能源和社会保障的消耗;另一方面,希望稳定通信市场,保证主流运营商健康转型,逐渐打破垄断。两者之间实际上是根本利益的冲突。

越来越多的政府意识到,保护传统运营商的利益,最终受害的是国家的信息化和国民信息消费的产业。因此,政府逐渐采取了以下一些措施:减持运营商股份、运营商私有化(市场化)、接入开放、频率中立、网络中立、虚拟运营、统一税率、牌照拍卖、引入新竞争者、放松管制、鼓励新商业模式、向消费者利益倾斜和惠民政策等。电信产业正是在这种政府与运营商的博弈过程中缓慢前行的。

目前,运营商在抱怨收入的减少,但又有几个人认真研究99%流量中的业务、客户和客观规律呢?

政府还应该更多地主导如何在带宽上获得新的定价能力,在网络安全与存储服务上获得新的定价能力,在媒体数字娱乐领域主导消费、建立规范的消费市场经济环境以及在云计算范畴获得新的产业定价能力,而放弃“连接”领域剩余的产能及接近生命周期尾声的产业。

“皇帝的新衣”终于有人率先戳穿

话费仍是运营商的主要收入;话音业务比数据业务值钱。

这种看不到变化来临的说法,不顾话音收入逐年减少的说法,至今仍是“鸵鸟思维”的人经常挂在口头上的。其实他们也看到了皇帝的新衣,只是没有勇气说出来,有些人是不知道怎样说出来。他们缺乏的是“孩子的勇气与率真”。

钱伯斯等曾经预言,电话产业将在2015年左右被分组交换彻底吞噬;美国早在21世纪初就广泛认为“Telecom”一词将很快退出历史舞台。现在看起来日子不错的业务在新环境中可能会迅速失宠,新的机遇可能会同样迅速地出现。

信息消费对电信消费的替代

如果把“话音通信”比作农业社会,那么“信息消费”就是资本主义社会。

现在全球电信用户大约有50亿,接触和长期使用电信产品;同时大约真正的宽带用户不足5亿。而正是这不足5亿的消费者使用着全球网络80%以上的资源,谁将是未来需求和市场的主导者,不是不言而喻了吗?那些只使用了极少数网络资源的消费者,是不能代表未来网络和信息发展方向的。

过去的10年,由于移动对固定电话的替代、新兴市场的电话普及、数据与宽带的兴起等刚性需求,电信业出现了“爆炸”式的腾飞,运营商通过兼并与收购、抢夺新牌照来保持投资的收益率和EPS(每股收益),但随着市场饱和及结构性问题,“爆炸”之后紧跟着的是“冷却”。

再过3~5年,全球范围内,必将出现话音收入急速下滑的局面,“话音收入”出现坍塌。达摩克利斯剑掉下来了,会导致话音业务和传统通信结构坍塌的多米诺效应。因此,我们说要警惕市场的坍塌,就是要警惕传统运营商的坍塌。

中山工商税务注册

注册公司代理注册

深圳注册公司多少费用

中山工商税务咨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