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动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动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小贷公司的现实与未来

发布时间:2020-07-13 19:38:23 阅读: 来源:手动阀厂家

由于资金来源有限,小贷公司经常面临“无米下锅”的窘境。

小额贷款公司的老板们从未像今年上半年这般迷茫。

一方面,政策一直在释放积极的信号,困扰小贷公司的融资难题,因为私募债、私募股权、资产证券化等创新业务有望得到彻底解决;另一方面,不良率的节节攀升,至今“身份不明”,也使得小贷公司们饱受非议。

“我们的结局会怎样?”不止一位小贷公司的高层向记者表达了对未来的担忧。

小贷公司从2005年开始试点,到现在已经8年了。“8年对于一个小孩来讲,应该可以跑起来了,但因为种种原因,现在有不少小贷公司还处于仅能维持生存、正努力思考怎样活下去的阶段。”中国农业大学金融系主任何广文告诉记者。

30万亿市场只做了15万亿

2008年5月,银监会联合央行发布了《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小贷公司虽然仍属于非金融机构,但却获得了合法身份。

而据中国人民银行今年7月29日发布的《2013年上半年小额贷款公司数据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3年6月末,全国共有小贷公司7086家,贷款余额7043.39亿元人民币,分别比5年前增长了4.3倍和8.2倍。上千家机构已实现对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全覆盖。

对于小贷公司规模快速扩张的原因,一位国有大型银行信贷部人士向记者表示,信贷规模紧张导致企业资金饥渴,这给小贷公司们提供了广阔的客户基础。

小贷公司主要满足的是贷款资金在几十万到几百万之间的中小企业的需求,它填补了银行留下的真空地带。

如果没有小贷公司,中小企业很难在银行贷到款,且不论漫长的调查、审查、审批流程,光是固定抵押物一条,就足以让他们望而却步。而“短频快灵”的小贷公司恰恰解决了他们“小额、分散、短期”的资金需求。

“另一方面,可贷资金的紧张致使贷款利率上扬,借贷业务丰厚的利润,也使得民间资本对小贷公司的兴趣升温。”上述信贷部人士指出。

记者记者多方求证了解到,小贷公司放贷平均年利率在20%左右,除去运营成本,资本回报率一般在10%以上,对于缺少投资渠道的民间资本来说,小贷公司着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那么,中国小额贷款市场到底有多大?

“小额贷款是中国信贷市场的蓝海。”瀚华小额贷款公司董事长张国祥告诉记者,“我曾做过这样一个推算,中国中小企业有1000万家,假设平均需要500万元的资金;个体工商户接近4000万,假设户均资金需求为30万元。再假设其中30%不愿意借贷,愿意借贷的里面,30%有较大风险,最后算出来,这个市场应该是30万亿元,但我们现在只做了15万亿元。”

而从小贷公司贷款余额占GDP比重的角度估计,中国目前只有0.9%,远低于民间金融较为发达的韩国2.8%的水平,这表明小贷公司对整个经济体系的贡献还有巨大的提升空间。

玻璃门、弹簧门、铁闸门

然而,巨大的市场空间和发展潜力并没有照亮小贷公司们前进的道路,面对数目庞大、嗷嗷待哺的众多中小企业,小贷公司们却拿不出更多的钱喂饱他们,身份的尴尬也严重制约着小贷公司的发展。

“令小贷公司们头疼的融资渠道问题、适当提高杠杆率问题、过高的税收问题、跨地域经营、单一股东控制等问题,近几年都没有得到实质性的突破,从业者一路走来一直都在与监管红线博弈,已深感疲惫。”盈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小贷行业律师孙自通告诉记者。

小贷公司不能够吸储,“只能贷款不能揽存”,其活力完全取决于自身净资本和对外融资监管比例。

2008年发布的《意见》规定,小额贷款公司的主要资金来源为股东缴纳的资本金、捐赠资金,以及来自不超过两个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融入资金,且从银行业金融机构获得融入资金的余额不得超过资本净额的50%。由于小贷公司资金来源有限,众多小贷公司如今面临“无米下锅”的窘境。

以温州鹿城捷信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为例,刚成立时,该公司注册资金4亿元,加上银行融资2亿元,共有6亿元放贷资金。开业之后没几个月,这些钱便全部被贷光了。现在,他们只能按照“上一笔贷款还回来再满足下一笔贷款”的模式来经营。

除了融资难题,小贷公司的身份一直是其最为头疼的问题。

“小额贷款公司经营的是金融业务,但并非金融机构,适用《公司法》,而不适于《商业银行法》,小贷公司缺乏专门的法律依据。”孙自通说。

小贷公司是由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在工商部门登记的企业法人,从事金融业务,但没有银监会颁发的特许金融机构经营金融业务的金融许可证。因此,他们在同业拆借、税收优惠、财政补贴、法律诉讼等方面难以享受与金融机构的相同待遇,也不能享受国家对农村金融和小企业金融的一系列优惠政策。

此外,小贷公司按照一般工商企业来征税。“我们做的是金融产品、金融的买卖,营业收入就是贷款利息收入。银行是按照利差来征税,而我们却是按所有的利息收入纳税,综合税率比例在30%以上,现在我们守法经营成本太高。”济南高新区一小贷公司负责人高飞告诉记者。

在这样的窘境下,今年随着经济形势的下行,从事小微企业贷款属于高风险、高成本信贷经营的小贷公司,客户逾期率上升,风险事件频发。

对此,银监会日前发布防范外部风险的通知,还列出了银行须重点关注的外部风险五种主要来源:小贷公司、典当行、担保机构、民间融资、非法集资。

“这个通知对我们小贷公司打击非常大,去年我们公司40个员工为当地创造的税收是1200万,但这个通知把我们归为黑五类。”高飞向记者抱怨道,“很多人因此拿着放大镜看我们小贷公司,看会有什么错误,看会做出什么错事,还常常把我们看成放高利贷的,过街喊打,但实际上我们和高利贷有着本质的区别。”

高飞解释说:“尽管规模不大,但小贷公司解决了很多本地中小企业的问题,比如环保节能的生物质企业、劳动密集型的服务业、小型制造企业等急需的资金。而且我们20%左右的年利率比动辄百分之几百的高利贷要低得多。”

孙自通向记者指出:“已经走在一个岔路口上的小贷公司要想继续向前迈进,必须突破玻璃门(小贷公司缺少有针对性的法律法规)、弹簧门(融资的多种可能)、铁闸门(金融机构身份限制)这三重门,用脑门去顶开它们。”

破门而入,但不能迷失

2010年5月13日,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指出,鼓励民间资本发起或参与设立村镇银行。业内专家分析称,这为小额贷款公司未来发展开辟了成为村镇银行这条路。

“小贷公司的出路有几种可能,一个是发展成村镇银行,这是国家给出的一条路;第二个方向就是转制成其他金融或准金融公司;第三条路就是一直做小贷公司。”通海名邦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常斌指出。

按照银监会2009年出台的《小额贷款公司改制设立村镇银行暂行规定》的要求,村镇银行最大或唯一股东必须是银行业金融机构,且最大银行业金融机构股东持股比例不得低于村镇银行股本总额的20%。

也就是说,小贷公司如果想转制升级为村镇银行,民营企业的持股比例将会大幅下降,小贷公司的话语权将会交给银行,这明显与小贷公司的发起初衷相悖。

“我们的股东多是本地民营企业家,借着投资小贷公司踏足金融行业后,大多感觉很风光。转成村镇银行,让他们以后听别人的,他们肯定不干。”高飞告诉记者。

因此,尽管有符合条件的小贷公司可以改制为村镇银行,可以通过吸储解决上述“三重门”的难题,但是在现有的政策下转为村镇银行,很多小贷公司表示没多大兴趣。

除了转制成为村镇银行,要想发展成其他类型的金融机构,要不缺乏政策支持,要不就是缺少实际的操作办法。因此,在很多小贷公司看来,比较好的选择就是一直以小贷公司的状态存在下去。但如果继续坚持走小贷公司的道路,资金仍然会是大问题。

对此,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在第四届中国小额信贷创新论坛上指出,同样是在吸收社会资金来放贷,但阿里小贷通过出售资产,吸收的是一个资产管理计划的资金,是类金融的资金来源,是一份基金,该基金的背后是合格的投资人。根据《基金法》,“阿里小贷创新符合目前的各项规定,不违背立法的本意”。

支持小额贷款融资的积极信号也在增多,例如今年3月,国务院批准实施浙江省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随后浙江省政府对应制订了具体实施方案,明确了小额贷款公司可通过发行小额私募债方式进行再融资。

同时,在行业规范监管方面,为推动小贷行业健康发展,孙自通建议,推动小贷公司融资性担保信用评级指导小贷公司建立征信制度,同时应建立第三方支付账户监管制度,防止变相吸收存款,也防止小贷公司卷款而走。

常斌表示,虽然政策不足,但小贷公司应摆正自身的位置,抑制扩张冲动,切忌为了利润最大化盲目贪多求大,应该在规范的范围内踏踏实实做好我们小额贷款工作,“这也是我们目前能做的唯一的选择,也是最终赢得社会认可打下基础的保证。小贷公司要找准市场定位,填补金融业空白,从而得到市场认可。我们要做500万以下,特别是市场需求量大的100万以下的贷款。”

“小贷江湖是一片蓝海,容得了所有人的雄心,只是不能迷失。”常斌说。(记者 赵明月,见习记者 贾雪)

开封工作服定做

常熟设计工服

女装西服设计

阜阳西服订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