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动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动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年报审计新现象注会独立性再增强

发布时间:2021-01-07 10:47:37 阅读: 来源:手动阀厂家

非标意见事务所对话能力提升 注会独立性增强据悉,“非标意见”分四种,即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审计报告、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和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深交所称,第一种报告,意味着会计师认为报表存瑕疵;第二种,认为报表有错误;第三种、第四种,说明报表问题严重。

统计显示,在115家被出具“非标意见”的上市公司中,有81家上市公司开出了“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审计意见,23家上市公司被开出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意见,8家公司开出“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意见。但没有一家上市公司被出具“否定意见”。统计显示,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均为*ST公司。而出具“保留意见”的23家公司中,有12家为ST类公司。

国富浩华会计师事务所首席合伙人杨剑涛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解读了事务所出具“非标准意见”审计报告的增多的原因。他表示,一个原因是,上市公司的数量每年都在增加,相应的,非标意见审计报告的绝对数量也可能增加;另一个原因是,在目前的宏观经济环境下,上市公司业绩分化明显,业绩不好的上市公司更有动力通过种种手段掩饰发展颓势,最终导致被事务所出具非标意见。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随着事务所的做大做强,事务所的风险意识和质量控制能力得到了进一步加强,事务所与被审计上市公司的对话能力得到了进一步提升,事务所独立发表审计意见有了更坚实的基础。”杨剑涛说。

中国移动财务经理戴女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认为,审计不合格上司公司增多说明会计师事务所这样的中介机构发挥出了资本市场质量监管的重要作用。“年报中披露的财务报表,都由上市公司自己编制的。其真实性、准确性与完整性,需要会计师事务所作为独立第三方进行审计,他们是否认真负责决定了投资者大把真金白银的命运所在。”戴女士说。

戴女士还认为,审计不合格上司公司增多还说明管理层加大了对会计师事务所的监管力度,连带责任的加重,风险意识的加强,迫使会计师事务所更加负责地开展工作。

“审计不合格上司公司增多也是市场监管思路发生变化的体现,发挥中介机构力量事实上起到了延长监管手臂的作用。” 戴女士说。

“换所”探因“换所”不能等同于财务舞弊“犯罪前戏”本报截稿时,中注协公布的审计快报显示,2010年年报审计中,沪深两市合计有155家上市公司变更会计事务所。其中不乏绿大地这种“上市三年,却已三换审计机构”者。2009年,绿大地被中审亚太出具带强调事项的保留意见。与此相应的是,2009年公司业绩五度反复。2010年年报再次“故伎重演”,2011年2月26日预计实现净利2 518万元,但在年报发布前1天又降低为1 539万元。不过即使连续换所,最后还是名列“非标意见”之列。连续更换会计师事务所并被出具了“非标意见”的还有*ST三联、*ST百科等。

大部分上市公司变换会计事务所的理由,有如执行国资委有关事务所轮换规定、资产重组完成或控股股东变化、事务所分支机构调整、前任审计机构服务时间太长等。杨剑涛表示,换所的原因多种多样,除了上述原因外,还有一种情况可能就是上市公司与事务所在某些重要方面未达成一致导致的“换所”。

对于财务造假造成的“换所”,戴女士表示,据有关资料显示,以前经常发生上市公司和会计师事务所因意见不合,而被更换的情形,当事务所要出具“非标意见”的审计报告时,就有可能被上市公司“炒鱿鱼”。被出具“无法表达意见”的均为ST公司,这些ST族公司很可能会因进行财务造假,而更换会计师事务所。

资深审计人士表示,为避免退市、迎合市场预期或者满足相关监管部门的要求,绩差上市公司尤其是ST公司盈余操纵的动机较强,财务舞弊的可能性比较大。尤其对面临退市压力的公司而言,注册会计师的年报审计意见直接关系到其在资本市场上的生死存亡。而一些评论人士也认为,“换所”很有可能是上市公司财务造假的“犯罪前戏”。不过,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人士均不认为“换所”即意味着“犯罪前戏”。

“如果笼统地将换所看作‘犯罪的前戏’,未免太过于武断,但对于上市公司的非正常换所或者频繁换所,应引起警惕。”杨剑涛说。

戴女士也认为,“犯罪前戏”的评价不太妥当,并认为把所有的上市公司变更会计师事务所的行为,都安上‘犯罪前戏’的头衔,未免对部分的上市公司不公平。她认为,在这当中,不能排除事务所的过失,以及上市公司与事务所协商不一致等因素。

而在“换所”层面,也有观点支持事务所轮换规定。该观点认为,在那些长期合作的上市公司和事务所之间也可能存在审计舞弊的情况,应该在一定时间(比如五年)后,要求上市公司换所审计。对此,杨剑涛认为,事务所在审计上市公司一定年限后必须更换事务所的要求,对于事务所保持独立性具有积极意义。

戴女士则表示,她并不否认长期合作的上市公司和事务所之间可能存在审计舞弊的情况。但她质疑,在一定时间后,更换事务所能否从根本上解决审计舞弊的问题。“对此我有所保留。也许更换事务所之后这种情况会有所缓解,但也不能保证更换事务所之后不再发生舞弊的情况。所以我还是觉得,应该加强对舞弊行为的打击力度,严格监管,还是有必有做的。”戴女士说。

“辞聘现象”事务所在公司利益与道德法律之间凸显尴尬今年,以前较为罕见的事务所“辞聘”的现象也多次出现。比如,*ST博盈10天内两换会计师事务所,其中便有北京兴华单方面请辞。

*ST博盈以不足10日更换2家审计机构的变动频率,位列2010年年报之最。公司原定于2011年4月8日发布2010年财报,但在3月23日,公司临时“踢走”原审计机构信永中和,改聘北京华兴,并将年报发布日期改为4月27日。未曾料,不足10天,北京兴华单方面以时间不够请辞,公司不得已再度改聘亚太会计师事务。两任审计机构的先后“撒手而去”更是突显此次审计机构出具的报告意见“不同凡响”。

业内人士分析,*ST博盈已连续2年亏损,而公司早在今年1月底预计盈利300万-500万元,但同时公司也留下了“活口”,即该数据未经注册会计师的审计,从而存在不确定性。在前任以“难以抽调足够人员提供审计”而主动请辞后,亚太事务所不足一个月即完成审计,306万元的微利让公司得以在资本市场“苟延残喘”。不过,杨剑涛对本报记者表示,事实上会计事务所因独立性原因“辞聘”的情况并非最近才有,只是以前处理方式一般是会计师婉言辞聘,上市公司公告更换事务所。

也就是这种婉言辞聘让公众较为怀疑。事务所公布的辞审理由多为“时间不够”,公众质疑这一理由较为牵强。

对此,戴女士告诉记者说,事务所出现“辞聘”现象,说明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方面,会计师事务所是效力于公司,而部分上市公司财务造假的“犯罪前戏”愈演愈烈。另一方面,管理层加大了对会计师事务所的监管力度,连带责任的加重,风险意识的加强,迫使会计师事务所更加负责地开展工作。综合这两个方面,事务所作为中介,站在公司利益与道德法律之中,出现尴尬的局面。

事实上,在本报记者此前向有关事务所采访时,对方也以“保护客户信息”为由,拒绝采访。但是,对于上市公司而言,其中的信息又应该得到充分的披露。这一问题如何解决?

戴女士认为,事务所自身是中介机构,替公司办事也会涉及许多内部信息和利益问题,所以“保护客户信息”也是有必要的,至于公司充分披露的信息,可以在相关法律部门的监管下准确、可靠和完整地披露。

不过,在谈到事务所是否应该客观公正地说明具体原因时,戴女士认为,事务所应该客观公正说明具体原因。因为,事务所除了对上市公司负责,也应该对各投资者负责。

综合看来,绿大地、*ST三联、*ST百科等公司即使连续更换会计师事务所,也都被出具了“非标意见”。联系到“非标”意见的增多,事务所“辞聘”现象的发生,这些是否意味着我国会计师事务所及注册会计师的独立性得到提升呢?

对此,戴女士告诉记者说:“我认为,在一定程度上是的。上市公司对会计师事务所的牵制得到缓解,在一定程度上走上了独立轨道。”

杨剑涛也认为,在目前审计市场条件下,会计师“辞聘”现象频繁发生,是审计独立性增强的一个缩影。

高层指导约谈机制指引和促进审计独立性我国注会在上市公司年报审计中的独立性得到一定程度的提升,这与中注协推出的“约谈机制”密不可分。今年2月以来,中注协进行了三批年报审计约谈。

2月11日和14日,中注协在北京分别约谈4家证券资格会计师事务所负责人,就事务所新承接的部分上市公司2010年年报审计业务可能存在的风险作出提示。中注协负责人要求,注册会计师要敢于揭示被审计单位财务报表存在的重大错报风险,勇于担当社会责任。

3月份,中注协约谈3家证券资格会计师事务所负责人,就事务所承接的部分创业板上市公司2010年年报审计可能存在的风险作出提示。中注协主持约谈的负责人在约谈时强调,从上市公司已公布的2010年年报和业绩快报看,创业板公司2010年度的业绩增长不及中小企业板公司和主板公司。创业板公司的高风险特征已初步显现,需要引起相关会计师事务所的充分关注和高度警醒。

4月份,中注协进行了年报审计第三批约谈,在京约谈4家证券资格会计师事务所负责人。本次约谈主要针对两类上市公司提示风险:一类是经营业绩较差的公司,通常会面临较大的经营风险,不少还面临暂停上市和终止上市的压力,财务舞弊的可能性较大;另一类是连续多年由一家事务所担任年报审计机构的公司,事务所可能与其产生密切关系,损害注册会计师的独立性,进而影响审计工作质量。

对此,杨剑涛认为,在年报审计期间,中注协根据年报审计工作的特点及时约谈事务所负责人,可以进一步增强事务所的风险意识、加强事务所及其注册会计师执业质量管控。

戴女士告诉记者说,“事务所约谈”对上市公司年报有着准确、可靠的指导意义,因为约谈事务所可以指导事务所全面加强执业质量建设和诚信道德建设,可以督促事务所严格遵守新会计审计准则的要求,做好上市公司年报审计工作,提高上市公司年报的准确性可靠性。

事实上,事务所代表对中注协通过约谈方式及时提醒高风险客户的年报审计风险给予高度评价和积极回应。他们认为,中注协的风险提示紧扣公司实际,专业性强,系统全面,增强了事务所做好年报审计工作的信心和底气,将建立健全年报审计定期通报制度,将事务所质量控制流程前移,进而提升年报审计风险管控效果,以保证上市公司年报审计的客观,确保年报审计质量。

戴女士还说,通过约谈,今后会计师事务所应该会更谨慎,比如,做好绩差上市公司客户(尤其是连续亏损的上市公司)的风险管控和长期服务的上市公司客户的风险管控;评价与长期客户可能产生的密切关系或者利益关联,以及由此产生的不利影响。在她看来,注册会计师要对所有重大的交易、账户余额及列报实施应有的实质性程序,决不能因为连续为同一家上市公司提供年报审计服务而在审计过程中“偷工减料”、麻痹大意。

本报短评

提高注会话语权 提升审计独立性

毋庸置疑,市场需要具备高度责任感和质疑精神的专业会计师对上市公司财务报告查真辨伪;毋庸置疑,广大投资者需要注册会计师这一“资本守护神”。

如何发挥注会监督作用,提升其审计独立性,这早已被我国高层所认识———提升我国注会行业实力,增强注会话语权,是增强审计独立性的根本。随着国办56号文件的下发,我国注会行业做大做强也有了“顶层设计”。

就在这一文件下发的一年多以来,年报审计新现象足以折射出我国注会行业的觉悟,注会行业独立性再度增强。

我们深信,今后注会行业做大做强将迎来更多实际的行动。比如因年报审计暂且搁浅的事务所转制,将在年报披露后迎来新一轮高潮!

我们深信,在利益主体多元化、信息载体复杂化的今天,依靠监管层、投资者以及会计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力量的联合行动,我国的资本市场将会不断完善,健康发展!

上海的妇科医院较好的是哪些

上海不孕症医院哪家好

重庆治牛皮癣专科医院

上海妇科医院_子宫肌瘤如何会变小

重庆好的尖锐湿疣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