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动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动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亚布力天津峰会精英掀头脑风暴分享创新创业秘诀

发布时间:2020-10-14 15:31:15 阅读: 来源:手动阀厂家

2017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天津峰会

12月1日,2017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天津峰会开幕

精准扶贫 定向输血

以商业原则立意的“精准扶贫”,其最大特色是变外部供血为自我造血。不同现实条件,自我造血的机制也不一样,企业家们已经创造了众多成功案例,帮助更多人了解如何授人以渔,不懈地走在精准扶贫的路上。

“防止贫困传代,就是要使贫困人口和贫困地区的下一代不再被扶贫。”在主题为“精准扶贫:如何授人以渔”公益论坛上,国务院参事、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副理事长汤敏的发言获得了与会嘉宾的一致认同。他表示:“如果做不到这一点,贫困人口一代一代又下传的话,我们就还要不断地反贫困。我们在贫困地区做教育,就是为了阻断贫困的代籍相传。”

汤敏认为,教育最根本的问题就是教育质量问题,教育质量是由老师决定的,贫困地区却很难吸引非常好的老师,教学水平不高,贫困地区的孩子得不到发展,未来可能还要面对被扶贫的局面。因此,我们现在就要通过互联网把优质的教育资源向贫困地区输送。

SOHO(中国)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董事长潘石屹也有着自己的深刻体会:“扶贫过程中要特别小心,我们在帮助别人的时候,实际上也是我们自己的需要,而不是被帮助对象的需要。尤其是那些年纪比较小的小孩,或者是在青春期的孩子,周围人对他的评价、对他家庭的评价非常重要。”

谈到自己的公益行动,他娓娓道来:“我做了一件事情,觉得特别成功,虽然金额很小。我说要给一个网友拍个照片,照片你可以拍卖,捐给中国的贫困学生。中国有好多企业家,包括我原来的朋友,出手都比较大方。但我想,把人们的慈善之心激发出来是特别重要的。所以我就悄悄设了一个限定,不得超过20万元。我觉得,一个收入不高的人拿出一元钱来,跟一个收入高的人拿出一亿元来,他们的性质、意义、重量级都是完全一样的。如今,我最大的体会就是扶贫要让每一个人都有慈善之心。”

武汉当代科技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阿拉善SEE生态协会副会长艾路明表示,阿拉善有个项目就是希望大家重视对西南原始森林的保护。要保护原始森林,首先必须让当地的老百姓积极参与进来,为此我们在当地实现了喜马拉雅蜜蜂的养殖。老百姓通过养蜂得到了满意的收入,反过来也为当地环境创造了正面的价值:环境越好,蜜蜂的成活率越高,采的蜜越好,老百姓的收入就越高。

大咖“点赞”天津国企混改

近年来,“混合所有制改革”成为市场中的热词,联通混改方案公布后备受瞩目,不仅为民间资本提供了参与国企改革的机会,也会为其他国企的改革积累经验。在前天召开的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公司治理分论坛中,各位与会企业家对于天津目前正在推进的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给予了肯定。

天津市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彭三介绍,在今、明两年,本市共有22家企业将完成混合所有制改革,将用3年到4年的时间,完成天津全部市属国有企业的混改。

华远地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孙怀杰对本市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表示出了参与的兴趣。他认为,目前是“共创、共享、共担”的时代,企业从原先的竞争关系走向联合关系,谁能够联合更多的资源,谁就能够取得先机。混改不仅是国企的需要,也是民营企业进一步激发动能的需要。

引进什么样的企业来参与混合所有制改革?物美集团CEO张斌表示,混改是指不同所有制之间的交融,选择混改的对象不应只是谁出的价高谁得,而需要产业、技术、机制等方面领先的企业参与混改,才会有好的结果。对于混改结果的评价标准是社会稳定、企业发展、创造价值。

均瑶集团有限公司总裁王均豪也表达了相同的观点,他认为混改不能单纯“价高者得”,要考虑所有的优势资源整合后,能否达到1加1大于2的效果。王均豪认为天津的混改方式是正确的,已经在本市规划了100亿元的投资,现在正是天津释放活力的时候。

武汉当代科技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艾路明用实际案例向在场嘉宾说明,在参与混改的过程中,民营企业自身也要在思想方法、干部准备、市场前景和战略设计等方面重新研究、审视,以达到预期的效果。他表示会平衡自己的能力,参与天津混改的推动。

孙怀杰还提出,混改的成功离不开政策的支持,同时治理结构要极其清晰,机制和人才要高度市场化。

国有企业混改后,国资委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对于未来的国资委的定位,彭三表示,国资委将专注于国有资本的保值增值功能,剩下的市场化管理赋予平台公司,平台公司则专注于国有股权部分的职能。

形成良好集群生态要注重知识产权保护

天津未来将打造“三区一基地”,即全国先进制造研发基地、北方国际航运核心区、金融创新运营示范区、改革开放先行区,天津如何解决好制造业的发展和集群之间的关系?在前天上午举行的2017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天津峰会“制造业论坛”上,嘉宾们就“中国制造:集群与研发”进行讨论,认为要形成良好的集群生态,一定要注重知识产权保护,只有重视知识产权保护,才能建设创新城市。

嘉宾们认为,在制造业发展过程中,集群是一个非常好的发展模式,从中国制造业的发展历程来看,从小而散到后来的集群然后变成各种区,开发区、高新区,聚集以后有非常多的聚合效应,但是聚合以后也会出现一些问题。市工信委主任尹继辉认为,天津制造要走向创造,引领高端发展,必须要形成产业链,形成一个好的生态,才能在竞争中取得优势。

广东长青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何启强认为,制造的整个产业链是很重要的,如果总装厂挪到越南,他的工资成本下去了,或者地价下去了,但是配套没跟上,一个螺钉都要跑到大城市买,这样成本也会提高。另外,任何的研发最终也要体现在规模上,如果研发的成果不能体现规模,这种研发就不能产生效益。

白领时装有限公司董事长苗鸿冰称,作为时尚产业的一员,我们到一个地方来,并不特别在乎你给了多少优惠政策、减免税或者人才吸引政策,最重要的是要看经营环境好不好,要看一个城市的时尚感和设计度问题,如果我们没有时尚环境,对时尚产业的吸引力就很有限,所以我们希望未来天津在高端制造业的时尚度方面可以走在全国前列。

美特斯邦威集团董事长周成建认为,集群能真正帮助制造产业的升级,因为有了集群会触动很多事情,价值链挖掘互相触动,甚至会触动创新力的进一步加强,这是非常好的事情。但是要避免相互抄袭,这会扼杀大家的创新力,如果说集群有一个好的知识产权的保护,就可以增加侵权的成本。

远大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张跃非常认同周成建的观点,他认为,制造业如果不聚在一起,通常供应链是很散的,供应成本会很高,相互有益的借鉴也很少,闭门造车。但是如果聚在一起以后发生抄袭,后进的抄先进的,先进的就会被后进的打垮。所以,天津要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搞创新,只有重视知识产权,才能建设创新城市。

“PE论坛”──寻找下一只“独角兽”

前天下午,“PE论坛”──寻找下一只“独角兽”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天津峰会期间举行,该分论坛由宽带资本董事长田溯宁主持。信中利资本集团董事长汪潮涌、宏泰基金创始人盛泰希、金沙江创业投资基金合伙人朱啸虎等企业家,以及天津自贸试验区管委会专职副主任张忠东出席,几位嘉宾针对创新创业、投融资等议题各抒己见,为资本助力企业发展出谋划策。

田溯宁表示,以创新为己任的新一代企业正在成为社会发展越来越重要的动力。中国也成为了目前世界上最热衷于创业的国家之一,政府号召“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我们确实面临着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时代,无论是未来的智能时代,还是数据化的时代。同时,也感觉到在这个时代里有很多的不确定性,一方面我们希望可以寻找下一个“独角兽”,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了,在这个大的生态变迁的过程中,找到“独角兽”,或者是把“独角兽”真正养大,成为一个生态系统的一部分,在目前的情况下也有很多不容易的事情。此外,近期天津颁布的“津八条”也将让天津成为创业的热土。这两天在天津,我已经看到了天津市在十九大之后对企业家的欢迎,对创业的认可,以及未来一个更好的环境。

汪潮涌说,信中利是我1999年创办的,现在有18年的历史,算是中国最早的一批市场化做创投业务的公司,截至目前,我们投资的公司刚刚超过200家,大概有10%左右达到了“独角兽”的估值。我们投资的方向是“三高、三大、三新”。“三高”是高科技与互联网、高端制造、高品质的服务与消费。“三大”是大文化、大健康、大环保。“三新”是新材料、新能源、新模式。在中国,过去每个基金到期了大家分,之后再募集基金,这样不利于长期的价值投资。再好的企业,我们即使非常不愿意卖,但是基金到期了必须得退出。所以,这种模式我们也想做一些改变,甚至是颠覆。我们希望能够长期地持有好项目,做到价值投资、长期投资。

张忠东在发言中表示,我们的职责是做服务,天津自贸试验区是全国第二批自贸试验区,定位是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战略服务,为“京津冀”、环渤海大湾区做服务的一个经济载体。把实体经济转型升级的事情做起来是我们的特色。截至目前,天津有100多家上规模、质量好的PE,资产都在8000到1万亿的规模。那么,自贸试验区如何为PE、为金融来做服务?一方面天津有创投基金,包括滨海的科技创投基金等,天津自贸试验区三个片区都有一些引导基金,自贸试验区自身也有很多的金融便利化、金融开放和融资的平台和工具。例如,投融资账户在1000万美元之下是可以自由结汇的,还有跨境资金池等可以为资金提供充足的流动性。

盛希泰说,为什么现在的投资人都在找风口?因为大多“独角兽”都是出现在风口上的,没有风口是吹不起“独角兽”的。移动互联网是每个人都必须走的一个高速公路,它是这个时代一个最大的技术革命。去年是共享单车、直播,今年是新零售,每年都在变化,包括共享充电宝等。未来投什么?中国过去38年,我们进步很大,但是有很多领域不仅没有进步还退步了。什么样的创业者有可能会成为“独角兽”?也有偶然性,也有必然性,是有规律可循的,但是人的因素永远是占主导的。

人工智能走向产品化商业化

商业模式创新的主要方式是产品化。正因为在产品化和商业化上的大量实践,2017年被称为“人工智能落地元年”。如何规划合理的人工智能产品路径?如何更低成本地获取海量数据?如何使人工智能尽快找到更多的应用场景?如何建立正循环的AI生态?在“人工智能:如何产品化和商品化”前沿科技论坛上,企业家们就此展开了一轮激烈的头脑风暴。

北京鑫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曾强开启了话题:“我认为,最近几年所发生的是人类第六次制高点的争夺,就是对智权的争夺,包括人的视觉、听觉怎么计算,大脑怎么思考,脑袋思考的是什么等问题。智权的争夺对下一个大国崛起十分重要。”

AI和行业到底如何结合?北京旷视科技Face++创始人兼CEO印奇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人工智能公司不能简单地说是一家技术公司,要做产品落地。这里面有一个细节,到底是AI+行业,还是行业+AI?这两个很不一样。AI+行业就像是携程网,互联网很多对行业的改造就是互联网+行业;第二类叫行业+AI,AI是行业的一部分,比如自动驾驶。

对于眼下遇到的问题,ScopeMedia Inc.联合创始人兼CEO王延青和与会嘉宾分享道:“我们尽量多做产品,少做项目,因为我感觉人工智能现在仍然处于找市场、找突破口的状态中,没有一个公司真正垄断的行业,把一个入口做好就是一件很好的事情。”王延青同时表示,中国要实现真正的超车,第一应当用人的智能来定义人工智能的发展,这是国内极其缺乏的。认知心理学里,人的智能是提出问题,而真正的人工智能则是在技术上解决问题。

中国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战略研究院副院长刘刚也谈到了在产品化和商业化过程中企业容易遇到的瓶颈:任何一个新技术都要解决三个问题,第一是市场技术识别,第二是资源整合,第三是合法化。

人工智能的部分产品已经落地。哈佛大学脑科学中心博士、脑机接口公司BrainCo创始人兼CEO韩壁丞说:“我们现在做的四个产品都落地了。第一个产品是教育类产品,让老师知道每个学生在课堂上每分每秒注意力的状态,提高学生的学习成绩和学习效率,现在已经卖出了很多订单。哈佛大学教育学院院长也加入了我们公司,和我们一起在美国去推广这款产品。第二款产品是帮助没有手的残疾人去做智能假肢,第三款属于康复类产品,第四款产品可以预防老年痴呆。”

作为同样有产品落地的企业家代表,石头科技创始人兼CEO昌敬介绍,石头科技主营扫地机器人,今年2017年是开卖的第一年,2017年预计销售约100万台,“双11”当天就销售了大概12.3万台。“我们的产品有什么特点呢?我们把谷歌无人车的类似技术应用到了扫地机器人领域,使机器人变得更聪明一些。”

青年企业家走上新舞台

青年人是社会的前哨兵,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社会氛围中,青年企业家和他们的企业也在市场中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此次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天津峰会也为青年一代提供了交流与展示的平台,来自多家知名企业的青年创业者分享了自己对企业发展和使命的见解。

在日前举行的“新时代的责任和使命”亚布力青年论坛中,与会的不少嘉宾所在的企业都涉足了人工智能领域,对于“人工智能是否会对人类造成威胁”的提问,几位嘉宾都表示并不担心。北京旷视科技有限公司专注于图像识别技术的应用,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EO印奇表示,人工智能分为三个阶段──逻辑智能、感知智能和认知智能,在他看来,目前我们处在感知智能的前半段,未来3至5年的任务是如何让机器看得更好、听得更好、理解得更好,还没有到情感的部分,所以至少5年不用担心人工智能对人类的威胁。出门问问创始人兼CEO李志飞也认为“50年都不用担心”。特赞创始人兼CEO范凌表示,人工智能取代的不是创造的部分,而是重复性的部分,人类在不停地被机器挑战,并在被挑战以后进步。

创业公司通常都会面临融资、估值的问题,对此,参会的几位青年企业家也发表了自己的见解,他们认为,回归商业本质、创造价值是一家企业的根本目标,融资要与自身的实际能力相平衡。“现在的高估值最终都不重要,如果长期去看,是不是能够专注商业的本质、真正去创造一个很牛、有很好现金流的科技创新公司,我想这个是最重要的。”李志飞说。

此外,几位嘉宾还表示,创新商业模式和差异化是企业在激烈竞争中生存下来的“独门秘诀”。

当下,青年企业家和创业者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他们也肩负着中国企业未来发展的重任。打造出由中国人创办的世界级公司、定义下一代的人机交互、解放高技能人群的生产力……在论坛上,谈起新时代的责任与使命,各位青年企业家都对未来充满信心。

西安做早孕检查最好的医院

北京看眼科医院

广州治白癜风专科医院电话

相关阅读